旧版 手机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文艺荟萃
我的暗恋岁月
2019-11-08    黄春燕    黑龙江林业报



  去上中专,实属无奈。只因临近高考时的一场暴病,别的同学苦战书山题海时,我只能在诊所里静观输液“细水长流”。那个统分的年代,能上中专,也意味着将来会有个“铁饭碗”。只是按当时的分配原则,中专生哪来回哪。在那个爱做梦的年龄,一心想着将来走进城市的我郁郁寡欢了好一阵。


  中专的生活丰富多彩,渐渐地我变得开朗起来。要命的是,我开始对我的同桌暗生情愫。他幽默,风趣,谈吐举止体贴入微。不可救药的暗恋在我心里滋生了。一向不善修边幅的我,开始悄悄“臭美”了,我涂口红,每天出宿舍门总得照照镜子。白天,只要他在教室里,我心里便落了底。再平常不过的两个人说话,天知道,我的心里有多美!晚上,躺在床上,宿舍的其他女孩尽情的聊着她们认为最开心的事情,可是我丝毫不感兴趣,满脑子都是他,他常常还会走进我的梦里。这样的“朝夕相处”,我常常一个人偷偷的傻笑,那种美妙无法言传……那时,我真的很幸福,我知道这种幸福的滋味除了我没人知道。我如此痴情,因为我感觉他对我也是有“想法”的,有天晚自习,我去的比较早,看到他课桌的本上尽是我的名字,他的字很好看,像他本人一样潇洒。我陶醉在暗恋的幸福里,无法自拔。那时,班里有个女生看上了他,宿舍同学帮忙,他们两人将成同桌。天知道我有多难过,可是我还倔强地保持着矜持。他拿走书本准备离开时,问了我一句,我坐那里了?他扭头示意那个女生的旁边,是在征求我的意见吗?我就要崩溃了,可还是故意硬撑着,面无表情地说:“坐哪都一样!”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 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我忍着不想落泪。实际上,从那以后,我苦难的日子来了。掩饰暗恋的失落比掩饰暗恋的喜悦更难。

  毕业的日子越来越近了。那天,邻桌女同学的外班男朋友给大家看手相,我也上前把手递过去,这个戴眼镜的男生用手托住我右手的四个指尖,认真地说:“你将来能上城市,你能在父母身边,而且很孝顺……”不及他把话说完,我忙接应:“不对,若上城市就得离家远了,怎么孝顺父母?”他抬起眼睛认真地说:“家附近的城市呗!”哦!家附近的?方正林区附近有哪个城市呢?嘿!或许将来我把父母接到我住的城市呢!我想着,开始憧憬我和我暗恋的那个男生的未来,可他不再闲时给我唱歌,只是一个劲地看书。

  回家的日子到了,我终于没有等来他的只言片语。我在木材加工厂上了班,那段朦胧的故事彻底结束。我不知道他对我是否真的有“想法”,如果没有,他为什么在本子上写了那么多我的名字?如果没有,他为什么拒绝那个女生?

  光阴似箭,二十二年弹指一挥间,曾经的小女生也已做了妈妈。岁月带走了如烟的往事,却给小镇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高楼林立,街道宽敞,车水马龙,公交车循环往复穿梭于小镇。夜晚,华灯初上,霓虹闪烁,仿佛置身繁华都市。恍惚中想起中专时看手相的往事,嗯,也对!我的确是生活在城市,和我的父母一起生活在一座新兴的城市!只是和我暗恋的那个男生没有丝毫的关系。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中国龙江森林工业集团有限公司主办 咨询监督电话:0451-82622425 邮箱:sgzwgk@126.com
地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文昌街66号 黑ICP备:05002205 政府网站标识码:2300000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