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版 手机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文艺荟萃
柴火饭味香
2019-07-11    马辉    黑龙江林业报

  每当起风的时候,我的思绪就会飞回大山深处的一个小林场,50多年前,我就出生在那里,在那里我度过了懵懂的童年,快乐的少年。那里珍藏着许多苦涩而美好的回忆,尤其是那缕缕的炊烟,柴火饭菜的味道,至今飘荡在我的记忆里。

  那时,林场的家家户户都是用大铁锅做饭,每家的厨房里都垒着一口七、八印的大铁锅。炒菜、焖饭、蒸馒头、煮面条……都用大铁锅。每天清晨,天还没亮,母亲就起床抱柴禾生火做饭,母亲做的饭菜很好吃,虽然常常是豆角、土豆、白菜等一大锅炖菜,再贴上一圈苞米面大饼子,因为是烧柈子,大铁锅受热均匀,底火硬,所以饭菜特别香,尤其是大饼子上的糊锅巴,吃起来“咯吱”“咯吱”的。

  但是如果家里偶然来了客人,需要炒几个小菜,再烙饼或焖米饭,一口大铁锅就力量单薄了,做一顿像样的饭需要好长的时间,往往是先炒好的菜都凉了,后面的菜还没炒好。而且火烧多了,炕很热,晚上睡觉烙人。后来,母亲就在院子里用几块砖头垒起一个临时的炉灶,担负起炒菜的任务,一方面分担大铁锅的重任,提高了做饭的速度;另一方面防止土炕烧得太热。

  因为是林场,山上都是树木,还有满是圆木的楞场,防火尤为重要。还记得春秋两季,一刮大风,林场大院的旗杆上就挂上了红旗,人们都知道那是防火的信号,不能生火做饭,只能吃凉饭、咸菜。有时候,一天不降红旗,一天都得吃凉饭,凉的大饼子梆梆硬,可苦了年迈的奶奶,年幼的弟弟,都吵着要喝苞米面粥。母亲便一趟趟到院子里,看旗降下来没有。到了傍晚时候,风渐渐弱了,旗降下来了,防火时间过了,母亲就赶紧生火,熬了一大锅苞米面粥。大块的柈子在灶坑里“呼呼”地燃烧着,红红的火苗炙烤着大铁锅,大铁锅里“咕嘟咕嘟”唱着歌,满屋里飘着苞米粥的香味。

  有一年夏天,我大概十一、二岁的样子,林场晚上要放露天电影,而母亲去田地里还没有回来,做晚饭的任务就落在我身上,那天我想着早点去看电影,就着急忙慌地点上火,放上锅帘子,把大饼子和剩菜往里一放,盖上锅盖,就站在一旁等大铁锅冒热气。可是那天冒出的不是热气,而是缕缕黑烟,掺合着一股刺鼻的焦糊味儿,锅盖着火了。我害怕极了,不知所措,弟弟们都哭了起来。在这危机时刻,父亲下班回来了,见状,立到把锅盖扔到屋外,用水浇灭了火,才避免了一场火灾。

  离开林场近40年了, 现在林场厨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电器充当了主角,但是白发苍苍的母亲,依然喜欢用柴禾做饭,我居住的小镇,大部分人都搬进了楼里,做饭都用电器和天燃气,柴禾完成了使命,悄然退出了厨房。不过小镇上有两家铁锅炖的饭店,烧的是柈子,生意很兴隆,不知道是不是对童年味道的怀念。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中国龙江森林工业集团有限公司主办 咨询监督电话:0451-82622425 邮箱:sgzwgk@126.com
地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文昌街66号 黑ICP备:05002205 政府网站标识码:2300000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