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版 手机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文艺荟萃
家乡的冬天
2019-04-16    李冬涛    黑龙江林业报

  家乡的冬天,漫山遍野银装素裹。

  初冬的林区气温还未降到最低,冬雨伴随着洁白无瑕的雪花飘落在广袤的大地上,山岭和路边的大树上经常挂着晶莹剔透的树挂,像琼脂、如珠玉般,似银花绽放,令人流连忘返。

  渐进深冬,“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时,气温普遍降到零下二十度左右,才真正到了冰天雪地的时候。人们会全副武装,各种防寒保暖的装备有了用武之地,从上到下色彩斑斓的厚棉服构成童话世界的一道独特风景线。人们走在洁白的厚厚的积雪上,清脆悦耳的“嘎吱嘎吱”声在耳畔响起,这是冬雪的声音,它来了。路旁电线杆的电线上落着几只叽喳乱叫的麻雀,积雪覆盖着大地,它们的伙食也成了问题,许是正在商量着到哪里去觅食。

  林区的小伙伴,不会忘记冬天的大烟儿炮吧?当凛冽的寒风席卷着小清雪,气势汹汹呼啸着撕扯着大地时,路旁的树枝随着寒风剧烈地摇晃着,不时有断枝被无情地摔在地上,房顶的铁皮盖也隆隆作响,北风号叫着,肆无忌惮地在大地上狂虐每个敢阻挡它脚步的障碍物。风吹在脸上如刀割针刺般疼痛,眼睛都睁不开,不时转过身背对着风口倒着走几步,以便稍作歇息继续前行。  

  冬天东北地区黑天早,下午四点多天就擦黑儿了,记得那些年每家每户都要备好蜡烛,那时电力不足需定时供电,停电时家家户户都是到屋里暗到一定程度后才点上蜡烛照明,放学的孩子们在昏暗的烛光下写着作业,家庭主妇们忙着做晚饭的同时不忘把孩子们湿透的棉鞋放在火墙或炉边烘烤,以便第二天早上能穿上干爽的棉鞋去上学。父辈们则有时约一两个邻居或同事聚一起整俩下酒菜喝两盅,边闲唠着单位的生产或所见趣闻,边抽上一支手卷旱烟叶子,气味儿浓烈呛人,时不时被主妇们嗔上几句“少抽点呛死人了”,而他们则“嘿嘿……”“是是……”,却不影响烟酒的正常进行。孩子们写完作业吃完饭跑到胡同里追逐打闹去了……   

  印象最深的是上初中的时候,早上起来父母推门推不开,昨儿夜里下了暴雪,雪太大把门堵上了。好不容易把门推开条人能挤出去的缝,清了老半天的雪才把门口清出来开开房门。院子里的雪深处有一米多厚,老少齐上阵清了条人能走的小道儿,开开大门一看,整个胡同里都是雪,邻居们都出来清雪,雪太大了, 胡同里仅清了一条一个人能走的毛毛道儿,两人相遇都要侧身才能过去,两边堆积的雪一人多高。上学的时间,整个胡同排着一条长长的一路纵队,每个人都踩着前面人走过的脚印前行,路上的雪都没过膝盖,个儿矮的同学像骑着雪走,平时十多分钟的路程,那天走了近半个小时,整个学校上课时间都推迟了。    

  故乡的冬天还有许多乐子,在胡同里踢足球, 或到蚂蚁河套冰面上抽冰尜、打爬犁……

  近年来全球气候变暖,家乡的冬天也没有儿时那么冷了,大烟儿炮也不常见了,但以前不常见的树挂和雾凇却经常出现在你的视野中,总能给你带来不一样的愉悦。家乡的冬天,还是那么美。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中国龙江森林工业集团有限公司主办 咨询监督电话:0451-82622425 邮箱:sgzwgk@126.com
地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文昌街66号 黑ICP备:05002205 政府网站标识码:2300000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