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版 手机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文艺荟萃
岁月深处的河流
2018-07-09    刘霞    黑龙江林业报

  陌上烟寒望水流,阿布沁河几春秋。遥远的往事,盈满沧桑的岁月,光阴的故事依稀如昨。

  阿布沁河日夜奔流,松林、白桦岸边静守。这里有芳草鲜丽,落英缤纷之美;有遮天蔽日,层林尽染的碧绿之美;有天苍野茫的壮阔之美;有洁白无瑕,冰晶玉洁的冷艳之美;有晨雾在草甸深处轻盈舞动的飘逸之美;有云蒸霞蔚,残阳如血的长霞落日之美。

  我出生在北大荒黑土地,在阿布沁河岸边成长,作为东方红重点国有林管理局的第二代,见证了边陲企业发展的每一个历史时期。成长的过程中,像莽莽雪原林海中最普通的一棵树木,经风沐雨,在神顶峰灿烂的霞光中,向蓝天伸展希望的枝叶,诗意的人生留下了一串串飘着松香的岁月……

  被青山紧紧环绕的阿布沁河,静静流淌在完达山脚下。那时的我们,是散落在大山里的天使,每天踏着浪花,嗅着花香和松香,纵情挥洒着天真和烂漫。河水清澈深沉,给人无穷的想象和灵感,仿佛有很多秘密等着我们去探索,有很多故事等着我们去发现。

  远山,河流,我的梦回去过。许多的往事和许多的人,在大森林里给我留下了深刻的记忆。

  从上个世纪的1958年十万复转官兵、1959年百万支边青年开发林区,到1963的春天,在凯歌声中,伴随着王震将军亲自命名的绚丽而闪光的名字,东方红林业局在乌苏里江畔诞生了。

  阿布沁河发源于神顶山,乌苏里江左岸支流,滚滚的阿布沁河从完达山那丹哈达拉岭的峡谷中逶迤奔流而下,流入滔滔的乌苏里江,途径我的家乡东方红。

  1958年10月,黑龙江省铁道兵农垦局成立了采伐指挥部,从11个农场抽调3000人进入林区从事季节性木材生产,在炮手营、青山口几个林相好的地段采伐大径优质材,采伐方式当时叫做“拔大卯”。为了解决生活问题,群山环抱的大片处女地,长出了大豆和土豆,萝卜、白菜也是主要种植种类。来自祖国四面八方的复转官兵,惊喜地发现,神奇的黑土地比关里的任何土壤都肥沃,种什么都壮实。

  我的思念,低徊在河之洲。年轮,在行歌如板的旋律中,刻录着历史的记忆,定格着历史的画卷和宝贵的精神财富,铭刻着无数可歌可泣的英雄业绩,盘绕着为祖国擎起无数栋梁的难忘岁月。

  很多普普通通的人,在林区建设中默默地奉献了自己的一生,长眠于林海深处。唐文忠就是千千万万复员官兵中平凡而伟大的一员。参加过抗美援朝战役,复员转业投身到开垦北大荒的建设之中。

  六十年前,这里野兽出没、风雪肆虐,向亘古荒原要粮,艰难程度常人难以想象。每天一部分人砍树、割草、和泥搞基建,大部分人拿着自制的小铁锹在尚未安装的铧片上种大豆。北大荒五月的气温不太稳定,白天太阳出来时气温高达20多度,蓝天碧空中常有云雀、百灵等小鸟在歌唱,还有一种小鸟能较长时间停留在空中。沼泽地上空还有一种水鸟会突然以高处俯冲到地面,发出竹哨似的尖叫声。深夜,气温降到零度以下,相比小米粒还要小的“小咬”(当地的俗称)常钻进头发、眉毛、胡子里叮咬,奇痒难忍,令人心烦,还有成群又黑又大的蚊子,追逐着袭击人,人们出门都要戴蚊帽或涂擦防蚊油。食堂供应高粱米饭、菜汤和咸菜,每人每月只收6元钱伙食费。人多了饮水更困难,仅有的两口30多米深的水井,早已供不应求,仅能保证伙房饮用水。个人用水和牲畜饮水都要到几华里外小河里去取。文化生活十分贫乏,看不到报纸,听不到广播,个人带去的几本书相互借阅,视为珍宝。初到北大荒,艰苦的生活环境,繁重的体力劳动,改变了人们的生活习惯:男人不爱刮胡子,甚至不洗脸刷牙,女人不擦粉,不打扮。尽管环境恶劣,唐文忠依旧保持乐观的心态。

  秋高气爽的8月,农场决定让他带领一支人马进入深山,从事季节性木材生产。原始森林好象永远走不到尽头,这队人马在荆棘丛中踏破了山林的寂静。夕阳在密林里调着浓浓是暖色,树叶和野草都闪着柔柔的光泽。他们走过,留给身后的就是一条羊肠小道。

  在东方红水文站休息一宿,又继续进发了两天,这支70多人的伐木队来到了现在的“101”,开始建点。太阳落山的时候,几个马架子支起来了,大森林里升起了缕缕炊烟。这里鱼很多,只要有水的地方就有鱼。唐文忠经常把生产安排停当后就去转山,每次都满载而归。

  他们用开山斧砍去冒出路面的塔头墩子,沿着山路挖出了两道等宽的沟渠。入冬以后开始修路,唐文忠背着一个大麻袋,里面支支翘翘地装满了从大河里打出的冰块。透过棉衣,冰块刺着他的背生痛,狗皮帽子和头发,都被哈气挂上了厚厚的白霜,他咬着牙,继续干下去。

  1958年11 月15日,一辆辆拖拉机拉着满载木材的30多个冰爬犁组成的木龙,出山了。唐文忠带领职工伐木、装车,在充实的奋战中,和冰天雪地里怒吼的山风搏斗。这是林区人在大森林的暴风雪中揭开的第一页崭新的历史,东方红的第一个冬天,就这样刻进了林区记忆的年轮。

  1959年5月,暖暖的春风,把大部分人送到山下去开荒种地,他继续带领十几个人留守山中。从海音山到青山,沿阿布沁河设了三道水闸,木材拥挤着顺水汹涌而下。流送工人拨开水中交叉鼓起的木堆,把这些栋梁一段段地赶送到大楞场。空闲时他带领职工修造冰爬犁,夜晚用松明子劈成的“蜡烛”下挫锯、补衣裳。他们在暴风雨中磨炼出了一身钢筋铁骨,在山风的沐浴中炼成了能够经受蚊虫叮咬的肌肤。

  1988年唐文忠在一次大火抢险中牺牲,长眠在完达林海之中。岁月的岸边,一个悲壮的故事,续写人生。阿布沁河依旧静静的流淌,那些被放逐或珍惜过的故事,穿过流年在记忆中依然鲜活如初。

  一溪河水一清流,曾载着多少梦想随波远去?聆听到它穿越千山万水的呼唤,为它骄傲,为它伤感。一条小溪千番情,曾渡我几许逝去的碎碎光阴,积淀成内心深处的乡情眷恋。

  岁月更迭,风雨辉煌。开发,记载着激情燃烧的创业岁月;建设,负载着勇往直前的奋进足迹;发展,承载着再创辉煌的历史使命。正是因为飘着松香的岁月里写满了奉献,东方红林区才这样美,充满诗情画意。

  阿布沁河——我心中的母亲河。流淌在我梦里,水声依旧潺潺,波光依然潋滟。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黑龙江省森林工业总局主办 咨询监督电话:0451-82608288 邮箱:sgzwgk@126.com
地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文昌街66号 黑ICP备:05002205 政府网站标识码:2300000013